你的位置: 首页 >

活着结局(余华《活着》的福贵)-天美租号

发布时间:2022-11-27 12:42:17

天美租号

《活着》是作家余华所著的长篇小说,由作家出版社于1993年首次出版。该作品讲述了在大时代背景下,随着内战、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徐福贵的人生和家庭不断经受着苦难,到了最后所有亲人都先后离他而去,仅剩下年老的他和一头老牛相依为命的故事。

福贵家的祖上本来有两百多亩地,到他爹手上一折腾就只剩下一百多亩了,在福贵长大成人后,他爹才想到要教育儿子学好,但是为时已晚,

福贵爹年轻时的言传身教起了作用,这些产业到了福贵手里,又被继续折腾,长大的福贵跟他爹年轻时一样嗜赌如命,终于有一天败光了所有田地,成为了一个穷人。

家珍识人不清,又没兄长撑腰,不好情绪的淤积是身体不好的隐患

福贵苦命的老婆家珍,原本是城里米行老板的千金,因为识人不清才嫁给了纨绔的公子哥福贵,更为糟糕的是,那时的女人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命,

和福贵娘一样,对于丈夫的浪荡作风,只能逆来顺受,婆婆经常开导媳妇,认为男人就像是猫,哪有不偷腥的,玩够了自然就回归了,就像福贵的爹一样。

在家珍执意带着儿子有庆回到落败的福贵身边时,就再也没有提过老丈人的消息了,估计过后也是凶多吉少吧,

福贵在家道落败前,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城里放荡,不仅如此,他还经常故意当面给老丈人难堪,让老丈人在左邻右舍面前下不来台,毫无颜面可言。

为此老丈人经常被气病,不仅仅是气福贵,更多的是为自己苦命的女儿担忧,而福贵敢如此张狂,说明了家珍可能是独女,才没有兄长来为妹妹撑腰吧,也才造就了福贵如此地嚣张。

尽管家珍从来不顶撞丈夫,但是并不代表心里就没有积虑,因为认命并不代表没有情绪,一天她给回家的福贵做了四样菜,

这四道菜面上不一样,但是到最后都是一块差不多的肉,她想要丈夫明白一些道理,然后不要再去逛青楼,然而道理是道理,现实是现实 ,家珍的这顿操作并未起到任何作用。

家珍的一片苦心就算是白费了,福贵不仅没有一丝悔改,他为了还赌债,还发展到去偷老娘和老婆的金银首饰,与这样的人成为夫妻,家珍能不常常心怀郁闷吗?

时常郁闷的家珍与心中毫无羁绊、为所欲为的福贵相比,身体在健康方面自然是比不过的,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通常情况下,家珍是活不过福贵的。

福贵的儿女、亲人们,为何如此苦命

凤霞是福贵的大女儿,从小乖巧懂事性格温顺,在福贵被抓了壮丁后,因为一场大病失去了听觉成为了聋哑人,

不仅如此,在她的弟弟有庆到了读书的年龄后,又因为大人要把家里仅有的钱用来供弟弟,只能把她送人,不过后来她又自己跑了回来,福贵也就不再忍心再将她送走了。

凤霞长大后,有幸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城里的二喜,二喜善良、能干,凤霞因此也过上了一段安生幸福的日子,不料却因为生儿子“苦根”难产而亡,真的是世事难料,祸福相依呀。

有庆是福贵的小儿子,原本出生不久的他可以与母亲留在城里过上好一点的日子,却因为母亲对于父亲的不离不弃又回到了贫苦的农村,可以说他从小就没能过上好一点的日子,

原本,作为父亲的福贵再苦再难都要让有庆去城里读书,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儿子在将来有一个好一点的出息,谁曾料到,有庆上五年级时,却因为一场“抽血事故”失去了生命。

更为离奇的是,福贵面临的“折磨”远远还没有结束,在有庆离开后,家珍因为积劳过度也走了,紧接着“苦根”的爹二喜也在工地出了事故去世了,

从此,福贵便与孙子“苦根”相依为命,然而对于福贵来说,坎坷的命运并没有结束,福贵因为心疼正在生病中的苦根,给他在床边放了他爱吃的豆豆,就这样,苦根因为吃得太多被豆给噎死了。

至此,与福贵最亲近的人,就像是他人生中的一个一个过客,他们在生活中以自己的方式给福贵打好了招呼后,就都陆陆续续地走了,丢下了他一个孤孤单单的老人还苟活于世。

其实,谁也说不清楚,是走了的人更可怜还是留下来的人更可怜,也许这得取决于各自的心态吧。

福贵并不让人觉得可怜,但是他却还坚强地活着

福贵年轻时非常有钱,然而他周围的亲人都在为不成器的他“浪费”着大好时光,家人都在为他的放荡而操心、流泪,都在为他的“不良行为”埋单。

等到他败光了家产时,又在被家人无限度地理解和包容,从这一点来说,福贵是不值得被同情的,因为他一直在消耗着别人的感情。

他在可以挥霍的年纪尽情地挥霍,一点也不顾及家人和妻子的感受,在贫穷时家人又只能陪着他受苦受累,只有同苦没有共甘。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福贵所有的艰难经历,是对于他之前所作所为的“报应”,生活中所有的安排,就为了让他受到足够的精神磨难,

然而,纵观整个事态,这不就是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常态吗?人生中所经历的起起落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会似曾相识,不仅仅是福贵,还有春生以及在那个特殊的时期的其他人,都在历经着不同的劫难。

生活中的无常就是一种生活的常态,特别是处于动荡环境中的人们,只是赶巧的是,这些不幸都集中在了福贵一家人的身上。

原本,福贵应该会被这些不同时段发生的、突如其来的遭遇所打倒,可是他却渐渐地把这些所经历过的不幸,从心底渐渐化解了。

他把人对于活着的定义看得更通透了,他明白了,每个人都无法把控生命中所有的遭遇,却可以在生活中获得某种坚定的性格,不管遇到什么,活着就好,活着是痛苦的,也是幸福的。

虽然年轻时的福贵着实让人讨厌,但是落败后的他却经受住了风霜雪雨的洗礼,在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后,和一头原本快要死的老牛相伴相依,一起好好地“活着”,

因为在他的心里已经笃定一个理念: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蜀ICP备12032980号-1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