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DOTA2(中国DOTA2最后的天才少年)-天美租号

发布时间:2022-11-24 17:28:07

2022 年 10 月 20 日晚上 7 点, DOTA2 国际邀请赛( 以下简称 Ti )淘汰赛败者组的最后一局比赛开始了。

对阵双方是来自中国的 RNG 战队,以西欧赛区的 Entity 战队。

败者组第一轮的赛制是 BO1 ,意味着一局定生死,败者淘汰,胜者则可以获得继续前进的机会。

可奇怪的是, Entity 人员齐整, RNG 则只有一名队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另外四把椅子上放了四只小熊玩偶。

这个可爱中又带点孤独的场景,似乎在预示着这场比赛的不平凡。

就在几天之前, RNG DOTA2 分部除了场上的 Xnova ,全员都被确诊得了新冠。

他们在被确诊后,身体也陆续出现了各种不适,甚至要吃止疼药才能上场比赛。

在这之前的小组赛中,前两天的比赛 RNG 以 9-1 的战绩稳坐小组头名,状态神勇。

但是由于确诊后身体状况实在欠佳,无法应付高强度的比赛,以至于没有拿下任何一个小分,战绩从 9-1 变成了 9-9 ,落入了败者组,陷入了绝境。

这对于所有队员来说都将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比赛,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上的压力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然而这场比赛的惨烈程度还是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

经历了时长 107 分钟,最高 128k 的经济差距的鏖战后, RNG 最终成为了输家,被淘汰出局。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 RNG 的队员们却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韧性,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丝翻盘的机会,甚至有几个瞬间他们真的只差一点点就赢了。

哪怕在比赛的最后一秒,RNG 的核心队员 Maybe ( 游戏 ID Somnus 、 M )还是没有放弃,一个人冲进了正在围攻基地的敌方成员之中,只是终究无力回天。

绝大多数的观众应该都无法想象,他们究竟是忍受着怎样的不适,怎样巨大的心理压力,才挺过这 107 分钟时间的。

赛后, Maybe 发布了一条微博,似乎透露出了要退役的意思。

当看到这句 “ 我的青春结束了 ” 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个中国 DOTA 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 “ 天才少年 ” ,已经 27 岁了。

而一路看着他比赛的我,已是而立之年。

正如评论区中的很多人说的一样, Maybe 这个名字不仅仅只是一位职业选手,更代表了无数人的青春。

Maybe 的职业生涯始于 16 岁,当时他还是个高中生,却已经是个名人了。

因为代表 DOTA1 玩家水平高低的 11 天梯榜的第一,常年被这个叫 Somnus 、 M 的人霸占着。

当时我脑袋里的想法就是:这么狠的一个人,不去打职业可惜了!

由于他的打法凶悍,操作灵动飘逸,经常出现在各种集锦之中,很快就引起了 DOTA 玩家们的注意。

当他的偶像 Pis 邀请他组队时, 16 岁的 Maybe 果断选择辍学追梦,没过多久这个叫Greedy 的战队便横扫了 DOTA1 的各项赛事冠军。

Greedy 之所以那么强势,一是因为队员们实力都很强,二也是因为当时大多数职业选手都已经转型了 DOTA2 。

对于 Maybe 这样的天才来说, DOTA1 是一塘快要干涸的池子,是装不下他的梦想的,于是他选择慢慢转型 DOTA2 ,等待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并没有让他等很久。

2014 年,国内知名俱乐部 LGD 向 Maybe 伸出了橄榄枝,不得不说 Maybe 是幸运的,作为 DOTA2 职业圈的新人,一上来就可以加入一线队伍的机会可不常见。

正式职业比赛和路人比赛的模式区别很大,哪怕是 Maybe 这样的天才少年也难免遇到了新秀墙。

由于在比赛中发挥不佳, Maybe 没过一个月便被下放到了 LGD 的青训队 CDEC 担任队长。

在 CDEC 与 DOTA1 时期老队友重逢的 Maybe 的沟通能力得到了极大的锻炼,真正向一名职业选手开始转变。

在 Ti4 的预选赛上,尽管 Maybe 的个人能力已经不输于老牌职业选手,但 CDEC 终究没能去成西雅图。

巧合的是, Maybe 这颗新星冉冉升起的 2014 年,也是中国 DOTA2 在 Ti 上最高光的一年。

来自中国的两支队伍 Newbee 和 VG 会师决赛,包揽了冠亚军。

经过一年的磨炼, Maybe 在 2015 年重新回到了 LGD ,并且搭档了 Ti4 冠军队伍成员 xiao8 ,全新阵容的 LGD 就拿下了 i-League 、 WCA 中国区、 G-League 等多个比赛的冠军。

对于此时 19 岁的 Maybe 来说,剩下的目标就只有那个 DOTA2 的最高舞台 Ti 了。

初次登上这个赛场的 Maybe 怎么也想不到,他的 Ti 首秀就给全世界玩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面对北美劲旅 C9 的比赛中, LGD 陷入了苦战, Maybe 作为队伍核心此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圣剑。

这是一个收益巨大且充满风险的选择,但 Maybe 用飘逸的操作躲过了对方一次次的集火,同时一次次击杀敌方英雄,最终在落后 20k 经济的情况下带队翻盘。

回狂澜于既倒,支大厦于将倾,大概就是如此了。

之后的小组赛上, Maybe 用各种亮眼操作征服了全球玩家,连国外网友都直呼 NB 。

随后, LGD 一路击败了 VP 、帝国、 VG 等众多强敌,最终输给了当届冠军 EG ,位居第三。

在赛后, Maybe 在微博上说:我不想输啊。

这股不服输的劲头,让我想起这个刚入职业圈的天才少年接受采访时说过,他的目标从来就是要成为世界冠军。

可是之后的 Ti6 ,由于人员不整, LGD 很快就在正赛阶段被淘汰了,而此时的 Maybe 却没有像去年那样不甘心,只留下了一句:兄弟们,谢了。

虽然没有夺冠,可此时的 Maybe 早已经用稳定的发挥,从一名天才少年成为了中国 DOTA2 的中流砥柱。

但是 Maybe 的成长也意味着曾经中国 DOTA2 的那些顶尖选手们的老去,当年群星闪耀,可当 Maybe 独当一面之时,却发现身边星辰寥寥。

这之后,我看着 Ti7 的 LGD 一路神勇发挥,却最终输给了好似天神附体的 Liquid 屈居第四。

Ti8 纵横无敌的 LGD ,在决赛输给了临时拼凑成军的黑马 OG 。

Ti9 的 LGD 原班人马再战一年,却在败者组决赛被 Liquid 打败。

Ti10 的 Maybe 离开了 LGD ,与其他几位选手组成了银河战舰,却最终只是一轮游便草草结束了旅程。

每一届的 Ti ,我都能看到那个叫 Maybe 的人不断地向冠军发起着冲击,却一次次地以遗憾收场。

他在比赛中的操作一如既往的稳定,不断地给视频制作者们贡献着名场面,一人杀入敌方阵中,戏耍敌人之类的操作数不胜数。

可那个他渴望了十年的冠军,却总好似被命运之神开玩笑一般地放到他的面前,再收回去。

之前的时间里,玩家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看着这个顶着 Somnus 、 M 的男人在输掉比赛后发一条微博,调整心态重新出发。

直到今年,他决定以 107 分钟的坚持作为自己的谢幕表演,并且发了微博。

很多玩家都在这条微博下留言,希望他再战一年。

我理解这种感受,因为曾几何时我也和他们一样,把他当做了自己无法完成的梦想的一种寄托。

可是我们也应该想到,哪怕是职业选手, DOTA2 也不可能是他一生的全部,正如屏幕前普普通通的我们一样,早已经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这个游戏很久。

DOTA2 的赛前加载画面有一句话:DOTA 只有上中下路,但是人生有万条路,输了比赛,还有人生。

对于 27 岁的 Maybe 来说,他已经成家立业,有了更加重要的选择,不管他的决定是什么,他都应该得到我们的祝福。

更何况, Maybe 这个 ID 早已成为传奇,而传奇永远不会被世人遗忘。

蜀ICP备12032980号-1
立即注册